子休

啊勒我是杂食动物哦所以什么cp都可能吃来着
呐呐我所有的更新都差不多和flag有关
所以如果日常看到我立flag
请提醒我还有债没还
这个人像个智障
每天都只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谢小可爱关注我
疯狂花式笔芯
拖延症晚期
懒癌晚期
但是我应该是不会坑的
不会坑的吧?
请相信我(心虚)

我家药研喜欢上了隔壁的审神者(三)

从七月份和大鸽开了脑洞,她马上就搞定发出来了,而我拖了那么久,总算是写完了。

再不落地,翅膀都要飞秃了qvq

再次感谢大家喜欢我的文字

这个故事总算结束了,但是我的坑还没填完QAQ,果然只有咸鱼鸽子最适合我啦。

顺便,总是忘记放大鸽的传送门,传送门

再顺便,我把(一)中一个bug改了一下,因为时间久远都忘了原来的设定了qvq,也不影响故事,可以不用去看的ww

那么最后一段,开始了。


2333年5月31日

我知道发生什么了。我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亏我之前觉得总是从一个正门走到另一个正门多费时啊,于是和虞商量着把两家相连的城墙打通一道门,方便走动。

我这不是无形中做了一次助攻吗?阿路基我是那种封建社会阻碍自由爱情的人吗?居然才告诉我。还是我觉得不太对劲,去完虞家回来当晚冲到粟田口部屋去问,药总但笑不语,然后旁边的小短裤们凑过来,七嘴八舌,把整个故事给我讲了一遍。

总结来说就是,药总第一次看到虞不是在他们搬过来的时候,而是之前在时政的办公大楼,那时虞和她的姐姐站在一起,却丝毫不被其光芒所掩盖,于是药总就对虞心生好感了(其实是一见钟情了吧)。所以之后在人家本丸里面才会那么失态。(你也有今天JPG)。 再然后就是我频繁地让他当跑腿的,创造了多少见面机会啊。于是520当天药总表白了,现在虞已经是他们粟田口的人了。

我转头问药总,他表示半对半错。

对的是在这段送东西的时间熟悉,并互相喜欢的。错的是现在虞还不是他家的。因为隔壁的大般若先生还是不同意的。

于是今天我打算和药总再次拜访亲家,然而大门紧锁。我们打算抄小道,嗯亲家公就站在了墙上,一脸冷漠地看着我们。

我试图劝说他,毕竟我们不能当旧社会那种封建大家长,小年轻们的恋爱,要自由,要不然以后小年轻们私奔了,我们就连崽都看不到了,多惨啊,晚年当空巢老人的滋味可不好受呀。

话没说完,我都笑倒在地上了,而亲家似乎脸色更黑了。然后他爬下去,搬了个音响又上来了。哦豁,放了一首歌,给我的感觉是,要不是,这样违法,还会影响到他家小姐,怕是放的不是歌而是大炮了。也不知道他家的小短裤愿意借他铳什么的不。

之后还是虞把我们放进去的。满脸羞红的小美人不顾反对的大家长的阻挠,毅然决然地与情郎相会,感天动地。虽然她给的理由是不能让好友在太阳底下暴晒,但是大家都是你懂我懂的嘛。

然后身为助攻的我能做的就是把可怕的大家长拉走,并在傍晚归家前,郑重表示,明天我们还会来拜访的。

什么?你问期限?当然是到他答应把“女儿”嫁到我家为止啦!Emmmmm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可以接受入赘的,不就一个近侍嘛(不)。

虽然阿宅被瞒了,但是阿宅还是很开明的嘛!

 

2333年6月7日

宜考试,宜嫁娶

厉害了我的药总,啊不,现在已经不是我的了。

大概这叫做真情能感天动地吧,我的亲家,大般若先生,即使在黑着脸,明摆着不愿把“女儿”给别人家的臭小子,还是只能每天笑着看自家“女儿”出门和人约会。

我问过般喵为啥突然改变主意了,明明之前连他们私会都不给的。他叹了口气,说舍不得小姐总是偷偷摸摸的,提防着他什么时候来查。毕竟是疼了那么久的孩子,总该是要让她继续快快乐乐,一生顺遂的。

说这话的时候,大般若先生的神色充满了怅惘,我想他大概是想起了前主吧。那个耀眼的女子,在我们这一届的审神者中,算是一个传奇,只可惜了她的结局。

不说那么伤感的话题了,今天算是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受到了双方家长(???)的祝福的日子。但是,般喵在听完我的感慨后,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说其实他不是大家长,他只是大家长派来照顾小姐的管家一样的存在。他已经写信通知大家长了。

般喵:想不到吧.JPG

阿宅&虞&药总:想不到想不到(摇头.JPG)

所以我们还要再见家长,虽然和我没啥关系,但是,但是!大家长是迷津先生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是迷津先生的小迷妹啊!

虽然迷津先生是因为十分温和的人,但他这些年的伟大事迹,怕是连刚入职的小萌新都能说出好几个来。突然担心会不会一见面就把我和药总给,emmmmm,解决了吧。。。。。。

突然慌张.JPG

无心八卦了,内心充满了见偶像的激动已以及见亲家的紧张,至于什么亲家的爱好啊,如何讨好他等还是药总你自己想办法去吧。

最后!阿宅不要药研藤四郎当近侍了,太虐狗了!

这个新交的好友,也暂时不找她玩了,理由同上。我还是去找我可爱的“幼师”吧。

 

以上,是审神者日记中关于药研藤四郎与隔壁审神者的部分。



我家药研喜欢上了隔壁的审神者(二)

哎呀,要搬新家了,昨天坐大巴回老家真的累,今天就在打扫_(:з」∠)_所以更新只有一点点
抱歉<(_ _)>
感谢大家来看我的流水账


2333年5月20日
嗨呀,阿宅我终于被一期尼从大阪城放出来了。这能怪我吗?你家弟弟不喜欢我,就是要分三次才来齐能怪我吗?每天大早就把我拖到传送阵前,还美名其曰锻炼,阿宅是不需要锻炼的!
可怜我新交的朋友,都那么多天没见过面了。辣鸡地下城,连个信号都那么差,还好我家小朋友们帮我把一些简单的厨具带来了,要不然真的会被无聊死的,顺便,整天吃便当也不好。
机智如我,让每天都来收资源的近侍大人,把我每天精心准备的食物(无所事事的产物)转交给我的新朋友,虞看起来弱不禁风了。既然我人不能总是和我的朋友见面,就让我的食物代表我吧。
近侍,当然还是药总啦,毕竟他也和我去过虞的本丸,再去应该也不难。
至少,我在出大阪城,在拜访虞之前,是这么想的。
就在刚刚,我去虞家转了一圈,虞家那位优雅的,仿佛山崩地裂都能面不改色的大般若先生,用一脸难以言说的表情看着我,如果要用形容出来的话,那大概是:你想要气死我,然后继承我的小姐吗?这样的意思。
不,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呀!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家药研喜欢上了隔壁的审神者!(一)

重新写重新发,感谢之前各位的小蓝手小红心,疯狂表白!
大鸽总是在催更 @达尔林普尔 
但是小鸽我觉得我还是咕咕比较好
虽然良心很不安
感谢各位来看我的文字

(10.4 做了一点小修改)

这是和大鸽的联动,大鸽那边的传送门在这里,可怜的本丸老父亲


总是听闻xxxx号本丸的审神者与ta本丸的某刀剑男士在一起了,更有甚者,xxxxx号本丸的审神者不是和一位刀剑付丧神谈恋爱,而是与多位。
不过这终归是别人家里的八卦,听完就过去了。令我没想到的是,我的本丸,一个基佬遍地走的本丸,出了一个叛徒,他,喜欢的是审神者,而且还是隔壁本丸的审神者。
《震惊!某振藤四郎爱上了别的本丸的审神者,原因竟然是这样的,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

2333年4月28日
听说隔壁要搬来一个新的本丸了,被近侍大人药研关小黑屋长达两个月的我,终于走出家门拜访新邻居了。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大般若长光站在邻居的门口,指挥着其他人搬东西进去。
哦豁,新邻居是个女孩子呢。要和邻居打好关系嘛!
我招呼药总把我上午才做好的小甜点装一点,好让我带去拜访新邻居。想着能够交新朋友的我,完全忽视了药总似乎有话要说。直到我们俩快接近邻居的家门口了,我才反应过来,人家大概还是没有安顿好的,我们就这样不请自来仿佛不太好。
瞄一眼一脸“我就知道大将你肯定才想起这个问题”的被我拉出门的药总,我又准备顺着原路偷偷溜回去。
然而此时,那只般喵注意到我们了!侦查那么高的吗?
如果用一个词形容他!用我匮乏的词汇描述,大概是优雅。面对两个在他家门口,鬼鬼祟祟,大概,的人还能友好地邀请我们进去。
直到坐在邻居的会客室里,我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别人家的近侍那么温柔,而且一直保持着优雅得体的微笑,大概遇到什么事都能面不改色的吧,不像我家的,虽然也是脸上总带笑容,但偶尔看着总是瘆得慌。
无聊地东看看西看看,我突然发现,从走廊向东望去,恰好可以看到我本丸的万叶樱,嗯,虽然我视力很差,但是我敢打赌那绝对是我家的,毕竟也不是人人会在家里弄一个游乐场。就在我非常激动地准备和药总分享我的发现,木屐踩在木质走廊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
走进来的女生穿着时政统一的审神者服装,看起来是个恬静的人,但是又不是那种泯然众人的静,站在容貌昳丽的大般若长光旁却不会被忽视。等她走近坐下,嗯,是个耐看的美人。(以下省略一万字的描述,全写完的话大概今天这篇日记可以写到了明天了)
虞,人美性格好,阿宅我和她竟相聊甚欢,完全忽略了旁边的药总。直到我想起了带来的小甜点,想让药总把装甜点的盒子拿过来,才发现药总是一副神游的模样,我叫了好几声才反应过来。

而此时走进来的般喵,开玩笑般对药总说:“药研殿这般入迷,该不会是喜欢上了我家小姐吧。”碰!药总原本打算把茶杯放桌上的手一歪,茶杯倒在了桌子上。场面一度尴尬。直到我反应过来,哈哈两句说虞那么好,谁看到了都会喜欢,才把这个话题结束了。

没过多久,药总就以天色已晚,不适合打扰的理由把我拉走了。
真是失礼,药总也很少那么失礼,奇怪。
对了,虞,就是邻居的名字,很美的名字。
哎呀今天一不小心写的有点多了,但是药总也没有来催我睡觉,奇也怪也。

2033年4月30日
听闻虞他们已经安顿好了,她家的般喵还给我们下了请帖,邀我们一同庆祝乔迁之喜。有热闹肯定要去参加呀。而且上次的拜访太,太不正式了,每每回想起来,总觉得带着淡淡的尴尬,还好虞家的般喵没有把我们当什么奇怪的人,不让我们进去什么的。
虽然药总上次表现很奇怪,但平时的他还是很可靠的,于是出门我还是带上了我的近侍。
宴会非常的热闹,这一片的审神者都来了,独占虞的计划失败了。和我聊了一会,虞便去招待其他的审神者了,药总也在刚才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于是我盯上了桌上的美食,不得不说虞家的食物真好吃。
等到药总来找我的时候,东西都被我洗劫一空。面对即将开口教训我的药总,我抢先表示了虞家的饭菜好吃,我想要来学艺的想法,然后,药总居然没有反对我,也没有再教育我。
临走时,我向虞表达了我学艺的心,她表示非常欢迎。
她还表示和我们俩聊天很开心,希望我们经常来。
总觉得哪里不对?不管了,该睡觉了。

2333年5月4日
我要去虞家学做菜啦,药总说虽然是就在附近,但毕竟从一个本丸到另一个本丸,还是有一点距离,这里也不是百分百安全,所以出门还是要带一个人。于是,药总再一次跟着我。
所以说,现代人类科技技术真是好,要是像以前才见过两次面,就不去见过主人家再在人家的地方转悠可是很失礼的。
啊?你说我怎么不去找虞聊天?那是因为我们每天晚上都用手机交流,相见恨晚啊,现在我们已经是超————好的朋友了,现在先去学做菜,下次才可以有好东西分享。
于是我把药总扔在了会客室,就急忙跟着虞家的咪酱去了厨房。反正,虞家的般喵那么厉害,肯定会让药总感到宾至如归(好像哪里不对)。
等到我心满意足学成归来(不),药总已经不在会客室了。本着不能太麻烦人家的原则,我自己跟着感觉走,最后在万叶樱下找到了药总,虞也在。
阿宅我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然而两人的神色很正常,我也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嘛。
之后又蹭了一顿饭,走之前,虞送我们的门口,并且邀请我们下次再来。
虞笑起来真好看。
今天就那么多啦,晚安。

原来的内容我删掉了_(:з」∠)_
感觉很烂,都是流水账
虽然重写的也是流水账的感觉QAQ
我要在国庆写完!
今天贴一部分

高能预警,含晒!玻璃心慎入!!
前几天的200天哈哈哈哈哈
顺便因为普刀全刀帐了,把图一次性发了,一次只能放十张放不下,那只好分两次
纪念昨天的普刀全刀帐哈哈哈哈哈开心
顺便,这真的是最后一次请假,明天补考,下周还有补考,所以最迟下周末会回来把观察日记填完ww(突然想起还有一堆没写)

江户城爱我,翻车四次之后就再也不翻了。
但是!开箱子一点也不爱我,最后剩四把都没有钥匙。
哭死!

【粟田口短刀年长组】名字我还没想好

脑洞来自B站一个翻跳视频。
以下记录的是视频中的内容,嘻嘻嘻,我自己的还没写

如有雷同,不是因为你是这个视频剧情的编剧或者是灵感来源,那么就是咱看了同个视频

侵删

啊,我不知道该不该要什么授权哈哈哈,如果是不能授权的,麻烦告诉我一下

现在先记个脑洞,有时间再扩写

其实我这个就是看图说话的高级版看图编故事吧哈哈哈哈

看到这个视频,第一反应就是哇好想看完整版,结果发现没有找到,那我自己来满足一下自己吧

 

场景一

明净窗前,乱坐在窗前,背靠药研,而信浓则单膝跪在乱的面前,三人似交谈甚欢,好到乱放在膝上的左手与信浓的正十指相扣,好到药研紧靠着乱的后背,甚至是俯下身从后面环住乱。

后藤经过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般场景,多么和谐啊,和谐到有点刺目,和谐到明明是相依为命的兄弟却忍不住想要拉开他们甚至是打一架。

强忍住这样的想法,后藤迅速离开了窗边。

场景二

在僻静的更衣室中,后藤似无法忍耐了,双手砸向铁制的柜门,巨大的声响引来了厚。厚急忙拉开了后藤,劝他冷静,却被后藤抓住了领口质问。

场景三

最终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后藤趁乱独自一人时将其推到墙上,狠狠地吻上去。

场景四

而在另一边,信浓和药研两人靠墙而立。信浓脸上带着笑,似乎遇到了极其开心的事情,药研则是一脸深沉。

但下一瞬,药研扳住了信浓的下巴,将自己凑上去,两人吻在了一起,难舍难分。(讲道理这一段我看了n遍,太帅了)

场景四

依旧是窗边,乱和信浓正在分享一盒马卡龙,两人互相投喂,似乎聊到什么事情,还笑的十分开心。但坐在一边的后藤却满脸的阴郁,甚至眼不见心为净地背过了身。

场景五

倚着柜子的药研似乎在思考什么,带着怒气走来的厚忍不住双手砸向柜面,而后痛苦地蹲下身,双手抱头,喃喃自语。而药研什么都没做,只是将撑在柜子上的双手收回,双手抱臂。

场景六

药研带着手套的手扶住乱的侧脸,大拇指重重地在乱的唇上擦过,面无表情,但唇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场景七

信浓握住乱的手,轻轻地在掌心落下一吻。

而后两人相视一笑。

场景八

乱找到了在角落处,痛苦地双手抱头的厚,轻轻地让他靠在他的胸前。

场景九

四人的衣服被叠好放在了窗边,乱一一抚过,最终拿起其中一件,跪倒在地,将脸埋在衣服里。

场景十

四人躺在地上,似昏睡不醒,身上缠满了红线,线的一端紧紧地系在了每个人的右手小拇指上,而另一端则全部被乱握在手上,汇在一起,被死死地系在了乱胸前的钥匙上。乱轻轻地在钥匙和死结出落下一吻。

场景十一(终)

信浓趴在厚的背上,桌子对面是后藤,三人围着桌子下棋,而药研只是抱臂站在一旁。似乎想到了什么,药研嘴角微扬。

乱一步步踏上楼梯,停在了门口,最后似下定决心般,攥紧的缠满红线的钥匙,推开门走了进去。

 

那个,专门的tag就不打了,等正文再打,现在就自己看看,顺便给偶尔逛我那一页的小伙伴看看。

半夜不睡觉,打字扰民,饿的肚子都叫了。

还好明天不上课,又可以睡到十二点了哈哈哈哈哈愉快

这几天没啥时间逛lof,感觉错过了好多粮。
太太们如果没有看见熟悉的ID,不要伤心哦,也许我只是在屯文哈哈哈哈哈,感觉最近太太们都开起了中短篇,连载的那种|ω・)

讲道理,圈地子萌不可以吗?一定要眼巴巴望着别人的吗?

温酒做药。:

大半夜越想越窝火,一肚子气。

昨天我进了一个群,一堆写文的人聚在一起的那种群。

我进去了,几个写原创的写手开始对我这个写同人的各种嘲讽,说,同人低龄,说二十多岁看火影都不好意思声张。

我:同人低龄??圈子里厉害的太太好多都是大学生研究生,更何况低年级也有触。

那几个又说,一提年龄就跳脚,你多大啊?

我整个人都呵呵了,退群前说,23我还看凹凸世界真是对不起了。

他们整个都在围攻我同人在lof受众面广质量差,他们原创写的好也没人看。

我:据我所知好多原创的老师好多吧,粉丝数也不少,我就关注着好几个。

——
我想说的就是,都是写文章的,都是在靠爱发电,没谁比谁高贵一说,本事不大口气还不小,眼高于顶,使劲的给自己的文章不受欢迎找外界的因素。

我也有过一篇精心布局的文章小红心数寥寥无几,写了几万字小说粉丝数只个位数增长。我苦思冥想的正剧剧情不够tag上傻白甜文热度的零头。

在我的低潮期,我一度陷入自我怀疑,我不停的审视自己,却发现我的文一无是处。

我告诉自己:没人看你的文,就是你写的烂,别用大家偏爱傻白甜找借口,你写的文就是给读者看的,读者不买账自我高潮也没有用,菜就是原罪。

我厚着脸皮找了很多专门写文评的老师,甚至去找了我许久不联系的高中学霸,我把他们的联系保存下来,每天看,一个字一个字的理解,认真思考解决办法。

我研究热门上的文章,研究微博上傻白甜的段子,思考怎么在最短的时间内抓住读者眼球。

然后我成功了。

你可能要说,也许本身同人圈子就自带人气,但我想说,正是这样,所以热圈tag上面的文章以一天几百张的数量增加,如果你抓不住读者眼球,你就会被大潮淹没。

别人抱大腿,得到太太的推荐,那是他能抱上大腿,那也是本事。别人写傻白甜,读者买账,那也是他的本事。

我安安静静写我的文,成自己的风格,做自己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