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休

啊勒我是杂食动物哦所以什么cp都可能吃来着
呐呐我所有的更新都差不多和flag有关
所以如果日常看到我立flag
请提醒我还有债没还
这个人像个智障
每天都只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谢小可爱关注我
疯狂花式笔芯
拖延症晚期
懒癌晚期
但是我应该是不会坑的
不会坑的吧?
请相信我(心虚)

高能预警,含晒!玻璃心慎入!!
前几天的200天哈哈哈哈哈
顺便因为普刀全刀帐了,把图一次性发了,一次只能放十张放不下,那只好分两次
纪念昨天的普刀全刀帐哈哈哈哈哈开心
顺便,这真的是最后一次请假,明天补考,下周还有补考,所以最迟下周末会回来把观察日记填完ww(突然想起还有一堆没写)

药研藤四郎观察日记(四)

啊哈!我诈尸啦!
对不起!我给大家唱一首咕咕之歌好伐?
两只咕咕鸣翠柳,一行小鸽上青天。
大鸽 @达尔林普尔 说了,一咕更比一咕强
飞太久了,小鸽我良心不安qvq,打开文档才发现之前码了一点还没发qvq,慢慢来。
我觉得我好像不是观察日记了,变成审神者日记了qvq,通篇都是水的日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么从明天的开始的更新,速度快点好了,大鸽说我不用那么水,三言两语,像她那样多好。






2333年4月29日
成功早起!今天的我要去围堵药总了!
很好,我在田地找到了他,目标正在辛勤施肥。今天和药总一起当番的是,是博多!
说博多博多到,我一把把往仓库这边走的博多拉住,一脸忧愁地告诉他,咱家的资金突然出现问题了,凭空少了很多,但是我找不到账本了,然后让他去找,并表示,田当番我来重新安排。于是成功支走了博多。
结果等我蹑手蹑脚走到药总背后,还没扑上去就被叫住了。噢,这该死的极短的侦查。
药总一脸无语,问我到底要干什么,昨天假装出门又偷偷摸摸回来,今天还起那么大早,来田里堵他,说我不能那么不务正业,让我想问什么直接了当地说。我,我虚啊,人家有刃生自由的,我,仿佛一个变态偷窥狂(不)。
然后我,我就机智的话题一转,说我是来监工的,然后义正言辞地表示你们这群极短太折磨人了,三天一轮的值日,还老是偷懒!然后一转身溜走了。
不行啊,我怂不敢问。
那么迂回战术好了。
忙(wu)里(suo)偷(shi)闲(shi)的下午,我又做了一点小饼干,奶味浓郁,哎嘿,味道大咖喱吃了都说好。有好东西不能不分享嘛,然后我再次把送小饼干的任务交给了药总,正所谓世界上不缺少奸情,只是缺少发现奸情的眼睛和机会啦。
这回我掐表啦,从药总出门到回来,不多不少五个小时,本丸某些上年纪的老人都准备洗洗睡了,他才披星戴月的回来。
啧啧啧
现在问药总什么都问不出来,那我还是去虞那里探探底吧。

准备开学,快要可以来lof清灰啦
失踪人口即将回归
坑,我会填的,一定,一定!

突然多了粉,啊啊啊啊万分感谢大家来看我的故事!
对不起我是大鸽子,现在差不多算是打暑期工,虽然是在自己家里的店子,但是从早忙到晚十二点,没什么时候碰电脑(这个人又找借口)
但是!我真的有在写!虽然很慢,我努力写完再放出来吧_(:з」∠)_
跪谢各位!

药研藤四郎观察日记(三)

我这边可能会比较长_(:з」∠)_拖拖拉拉的我,希望各位看官原谅我。
回到家真的反而更忙了,白天碰不到电脑,连手机也就摸个十来分钟就要放下来,说要补错过的lof上的内容都还没来得及,所以都是晚上睡前码一点点,所以我到现在才开始步入正轨,呜,各位抱歉,要让你们等,我尽量这周结束!(原来的坑还没填呢!)
惯例 @达尔林普尔


2333年4月28日
啊,这几天真是忙坏了。
终于把髭切带到可以去阿津贺志山还不会受伤了,可以愉快地让我的近侍大人自己带队出去,然后我假装跟出门,绕一圈再回来,悄咪咪的,让乱酱和退退给我望风,神不知药总不觉的回来,然后开始我一天的观察。
早上十点
今天天气不错嘛,小短裤们都在万叶樱那里玩呢,嗯,包括药总,估计是被他家兄弟拉来的。看板着一张脸的药总坐在秋千上,画面挺美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次小短裤们面朝着虞的本丸方向荡起来,估计高过围墙就可以看到虞那边的情况了。也不知道虞家有没有弄防护罩,上次她家般喵提醒我可以打开防护罩,但太麻烦了,而且她家风景那么好,偷偷看一下挺好的,这叫做望梅止渴?
嚯呀,药总他笑了,欸看来秋千真的好玩,改天让藤四郎们带我玩玩,一个人玩都没有那么有趣,而且好怕摔下来哦。
看来没有什么收获了,我还是走了吧,免得被抓。
才转身准备溜走,就听见小短裤们在惊叹看到的好风景。
那是,我家的虞,品味可真的好!
中午十二点
又到了快乐的吃饭时间,咪酱今天真的把家乡的味道做出来了,有妈妈的味道,真是辛苦他这振刀了。
也许下午可以送点给虞试试呢,听虞说她已经离开家乡很久很久了,虽然我们不是一个地方的,但是可以尝试一下其他地区的“家的味道”(好像哪里不对)
但是今天天气也太好了,不想出门。
我一转眼瞄到了药总,啊,药总!药总去过虞的本丸,估计虞家的般喵能认出他。而且更重要的是,药总皮肤如此白皙!晒一下肯定也不会黑的!
顺便也能围观一下奸情(大将你想太多了吧)
于是我凑过去,向药总表达一下我的想法。
然后!我以为他会强制我出门或者是干脆拒绝的,要以为要死皮赖脸,撒泼打滚才行的,但是药总他居然不假思索就同意了。
这只药有问题,绝对有问题,那么好一个赶我出门的机会都放过了。
下午五点
哎呀,吃完午饭还是被其他刃赶出本丸,去江户城捡钥匙了,他们居然以江户都是室内战,我不会晒伤,更不会过敏为由,将我强行踢出门,过分。
回来的时候都五点多了,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事情,算了不管了。
晚上八点半
糟糕,忘记观察药总了!
等我找到正坐在正对本丸门口的一众喝茶老人,才知道药总半个小时前才回来。
!!!
据老人们说,他们下午三点多就坐在这里欣赏本丸美景了,那时候药总正好出门,也就是说药总出门五个小时!平时他出门都是快去快回的,今天是在哪耽搁了那么久?
难道一直在虞那里?可是理由是什么呢?
不行,不打破砂锅问到底会死星人表示一直要知道原因。
于是我一路狂奔到粟田口部屋,结果被药总以夜深了,弟弟们要睡觉了,大将在这里会让弟弟们不想睡觉的理由赶回自己的房间。
嗨呀,好气啊,内心如被小猫的爪子挠一样,不知道原因真是不爽啊。
呵,男刃,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药研藤四郎观察日记(二)

对不起,拖了好几天才出的二,惯例 @达尔林普尔
在车上用手机发的,废话就不说了
坐高铁只要十六七分钟,所以啥都没干,公交车上颠簸没思路(这个人总有一堆借口)

2333年4月26日
对不起,我失败了。
下午又是例常的工作时间,我冒着被训的危险,想去偷偷观察一下药总,结果还没找到他,就先被他抓到了。为什么?因为他是近侍呀,今天他负责看管我。Ε=(´ο`*)))唉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婶婶泪沾襟啊。
失策了,明天我一定要成功。
不过今天也不是完全没收获,至少在监督我的时候,药总总是在走神,走神欸!
于是我装出被工作弄得很烦的样子,故意找话题,然后就说到了隔壁的小姐姐,虞。
“药总呀,你觉得隔壁的小姐姐好吗?我觉得她可温柔了,而且我们俩居然有共同话题,她真好,如果我是男的就好了,试图把她拐回家,嘿嘿。”
“啪”,药总直接把厚厚一本医学课本砸在我头上,“大将,你是女孩子,注意形象,别吓坏隔壁的审神者大人。”
喵喵喵?药总,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明明只会听我胡扯,最后把我的工作量增大,现在的你怎么学会了体罚?
“嗷,干嘛打我,还打断我的脑补,说,你是不是对虞有意思呀~然后听不得我脑补她,所以一定要打断我。嘿嘿嘿,我没说错吧?”
说完,我捂着头往后退了三四米,往门口挪去,一边瞄药总,防止他再给我来一下,会傻的!
可是,他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来教训我,神奇。
在逃出门的前一秒,我仿佛看见药总脸红了,哎嘿嘿,可惜我视力2.0,看不清呀,可惜呀可惜。
明天我一定要成功,对,我换近侍。
哎呦,今天新来的髭切,长得可真是肤白貌美啊,蜂腰翘臀,大长腿,好想摸一摸哦。
咳,不好意思跑题了,换近侍方便我不会被抓包,药总时间更自由,我能看到的东西会更多,嘿嘿。

对不起,咸鱼今天又放鸽子了,明天早上一定发!
早上要回家,地铁高铁信号都不好,适合码字???
婶子太勤快了,衬托得咸鱼更加咸。
《暗恋》非常短小来着,但是话唠本质会使这篇变长。

药研藤四郎观察日记(一)

        本文又名,怎么办我家药研喜欢上了隔壁的婶婶!
或者救命隔壁家般喵一直对着我家门口冷笑,好可怕!

        是和婶子 @达尔林普尔 闲聊的时候出的沙雕文(?算是吧?)
        起因是我家药极化回来之后,明明去带队74很正常
结果婶子一和我聊天,他就重伤了!
        然后,此后一长串沙雕脑洞之后,本文产生啦!
        是篇联动文,婶子那里有隔壁般喵的视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这只一上任就摊上大麻烦的般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学生文笔,小学生日记
        ooc预警
         二也写好了,还有一篇前倾提要(???)等我搬完校区再来发,快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我发文喜欢颠倒顺序来着


2333年4月25日
        昨天去拜访了隔壁新搬来的本丸,出乎预料的是个让人一看就很舒服的女孩子。看这段时间,忙内忙外的是她家的大般若长光,般喵,般喵欸,还在江户城箱子里的般喵,还以为会养出一个像我一样咸鱼的婶,没想到邻居是个温柔可爱的妹子啊。
        妹子很可爱,我很喜欢,我觉得非常正常。对,非常正常!
        但是昨天的拜访有个非常不正常的地方!
        说好的沉熟稳重,短刀身太刀心的药研藤四郎呢?
        昨天那个听到邻居家的般喵的玩笑,反应那么大的刃是谁?
        那个突然拉着我回家,然后把这几天的公文一次性交给我的刃是谁?呜,明明说好一半你做一半我做的!              等我好不容易半夜三点弄完了,才如梦初醒般问我,怎么主动把公文看完了。
        黑人问号???难道之前那个你在梦游吗?难道不是你给我的吗?
        不正常,绝对不正常,药研该不会真的对人家有什么吧?
        天哪!一见钟情???
        这种事情发生在谁身上我都信,但是发生在这个特别特别稳重自持的药总身上,我不信,我不听。
        我要去一探究竟!

江户城爱我,翻车四次之后就再也不翻了。
但是!开箱子一点也不爱我,最后剩四把都没有钥匙。
哭死!